纪念吕必松先生

纪念吕必松先生

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的奠基人之一

白乐桑

        吕必松先生无愧于我们对外汉语领域里成就最为突出的学者。他让对外汉语教学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并为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大的、决定性的贡献。他是“对外汉语教学学科之父”。

于我,吕先生不仅仅是我们学科的领路人,他也是一位我能有幸在“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中一起工作、合作过的前辈,更是一位永远难忘的挚友。

第一次见到吕必松先生是在1992年德国海德堡召开的对外汉语教学第一次国际会议上,我至今记忆犹新。在第一次茶歇的时候,吕先生走过来,和我讨论我两年前刚刚发表的汉语教学方法的相关内容。他问我:“您的‘字本位’是不是等同于‘语素本位’,是吧?”我常常想起那个时刻……吕先生的问题体现了作为一名伟大学者的睿智与果敢,他不受当时的主流思想的羁绊,重新对“汉字”在教学中被忽略的“地位”进行了科学的审视与反思,并勇于坦言自己的观点。

从1993年起,我有幸与吕先生一起在世界汉语教学学会的常务理事会工作,并见证了他对世界汉语教学学会和理事会启发性的、充满活力的,又极为民主的引领与指导。他开放的学术思维和国际化视野,使得世界汉语教学协会一直保持着其重要的“国际性”特征。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些吕先生主持的理事会会议,每次会议都由于大家对学科国际化建设的热忱而氛围活跃且热烈,有时候甚至会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当时参会的人还有德高望重的佟秉正、柯彼德、卢绍昌、田小琳、舆水优、张德鑫等同仁。在茶歇的时候,吕先生总是会走过来递给我一支烟。他知道我已经戒烟了,我只是在这个时候才和他一起吸一支,像他总爱开玩笑说的,我们是烟友。在90年代中期,一次理事会会议上,在决定下一次研讨会的主题和地点的时候——当时已经凌晨一点了,吕先生转向我,对我说:“为什么不就在巴黎?就以‘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汉字’为主题?”我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就这样,1996年,在巴黎,举办了法国和欧洲第一届汉语教学国际研讨会!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对外汉语学科当之无愧的大师和领路人吕必松先生以及我们真挚的友谊。

前排左起:白乐桑,欧汉会会长,吕必松先生,周敏康,欧汉会秘书长;后排左起:关键,南开大学对外汉语教授,信世昌,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副校长兼国立师范大学国语教授,吕必松侄女 (照片由欧汉会秘书长周敏康提供)
此条目发表在缅怀纪念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